欢迎进入博九-官网平台!
当前位置:主页 > 采购指南 >

原油价格战及疫情全球大流行背景下 脱硫塔的安

时间:2020-08-06 05:53

  当前,国际油价遭遇连跌。受国际油价大幅下跌的影响,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价格全线下跌。原油属于基础能源类产品,其价格下跌不仅会带动商品期货板块全线下行,还会从供给和需求两方面深刻改变经济运行,并对航运市场产生重要影响。

  自2020年3月9日起国际原油价格出现大幅跳水,至3月16日布伦特原油现货价格收报每桶27.95美元,创2016年1月以来新低,受此影响全球船用燃料油价格及高低硫油价差同步出现大幅下降。以全球最大的船用燃料油加注港新加坡为例,低硫油(VLSFO)、高硫油(HSFO 380)价格较此前的高点每吨726.25美元、509美元分别降至每吨331.75美元、202.5美元,高低硫油价差也由此前的每吨348.75美元同步降至每吨129.25美元,与“限硫令”正式实施前动辄每吨300美元以上的高价差形成巨大反差。

  此次国际油价暴跌,一方面主要受沙特与俄罗斯之间发动“原油价格战”影响,沙特等国下调销往亚太、欧美等地区的原油价格并调高原油日产量;另一方面受新冠肺炎疫情及传统航运淡季叠加因素影响,全球燃料油需求出现一定程度的下降。

  无论是从运输角度还是消费角度,原油供需及价格波动均与航运业有着紧密的关系,尤其在当前限硫令实施初期及疫情全球传播的大背景下,分析油价波动对航运业当前及未来一段时间影响变得十分必要。

  一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当前航运企业经营成本压力。经笔者测算,全球运力排名前五的大型班轮公司燃油成本占其运营成本的比例基本处于13%—15%的区间范围内,是企业日常运营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小型船公司占比则会相对更高。受此前低硫油价格高企及当前疫情全球传播大幅打击运输需求影响,航企营收及成本方面遭受双重打击。对于中小航企及低脱硫塔安装比例企业而言,博九!更是如此。当前船用燃料油价格遭遇“腰斩”,对于航企日常运营成本控制方面迎来重大利好。

  二是短期内“引爆”油运市场。低油价带动的储备油抢运大幅增加VLCC需求,自3月10日起引发VLCC运价遭遇暴力拉升,VLCC—TCE由此前的每天2.82万美元暴涨近十倍至每天26.41万美元,短期内租船需求高涨,运价大概率保持较高水平。但中期走势需视全球疫情防控局面和沙俄间谈判进程而定,如若当前欧美等海外地区疫情快速传播态势得不到有效控制,则油运市场需求将会受到大幅压缩。

  三是对LNG等清洁能源市场产生短期负面影响。此前高油价及高价差对LNG相关市场发展产生积极影响,当前低油价可能使原油及其衍生品制品在一定程度上对LNG使用需求产生替代作用,自然同步对LNG产业链上的LNG动力船制造企业及运输船市场需求产生一定影响。但长远来看,绿色环保将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整个航运业乃至社会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主题,船厂和船东需积极做好应对短期风险的准备,以将短期损失降到最低,LNG相关市场长期依旧看好。

  四是在脱硫塔与低硫油选择中增添了新的影响因子。据DNV GL此前按照高低硫油价差每吨202美元测算,安装脱硫塔的船舶通常1至2年即可收回安装成本,超大型集装箱船舶的成本收回周期甚至小于1年。对于收回脱硫塔安装成本的船舶,剩下的时间相当于在“变相赚钱”,如若投入运营航线,班轮公司还额外征收了低硫油附加费(LSS),那就相当于“直接赚钱”了,安装脱硫塔变成十分具有竞争力的选择。但在当前“原油价格战”及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高低硫油价差被大幅缩减,脱硫塔的吸引力似乎有所减弱,这一突发的黑天鹅事件增加了船东在脱硫塔与低硫油之间做选择的难度,对此前已有“选择困难症”的船东来说可能会更加纠结。

  其实,从低硫油制作工艺的角度来说,价差应该是会长期存在,问题是随着制作工艺的改进,价差将会维持在一个怎么样的水平,这和政策导向、原油价格、脱硫塔价格、船东资金情况及投资心态等均有关系。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当前油价的暴跌更多是受突发因素影响的非正常事件,随着产油国达成协议回归理性,原油价格应该会有一定的提振,但疫情全球扩散对全球船用燃油市场的需求恢复产生了较大的影响,这对未来市场走势判断增加了不小的难度。